“姥爷文摘”

    大家也许好奇,见过《读者文摘》、《青年文摘》,可从没有听说过有《姥爷文摘》。“姥爷文摘”其实是老父亲写的书信。
    “姥爷文摘”的前身是“父亲文摘”。三十多年前,我在省城上学时,学校离家也就百十里地的路程,父亲硬是怕我耽误学习,不让我常回家,又怕我想家,就每个月给我写一封信。每次都厚厚的、沉甸甸的,信上的每个字都写得工工整整、仔仔细细,同宿舍的女友很是羡慕。信的内容有不少是父亲从报纸上摘抄的学习技巧、人生警句、锻炼身体的方法,有的用红铅笔标注,以示重要。与其说是书信,不如说是“父亲文摘”更确切些。我在省城上学的那几年,读家书成了精神寄托,这些信,现在我大多还保留着,每次翻阅,都会给我带来好多温馨的回忆。
    女儿上大学后,由于学校路途遥远,每年只能寒暑假回家。想念外孙女的父亲,又拿起笔写信了。这时的父亲已是重病缠身、做过几次大手术的年近八旬的老人,眼睛花了,手也抖了,耳朵也背了,可写信的热情不减当年,不仅给外孙女写,也给在外工作的外孙写。外孙结婚后,他甚至把外孙媳妇的名字也一并缀上,每次都是厚厚的一打,少则十多页,多则二十多页,内容基本上也是从所读的报刊杂志上摘录的。至此,“父亲文摘”升级为“姥爷文摘”。
    “姥爷文摘”比起“父亲文摘”也与时俱进了不少,书信内容虽然也不外乎工作学习和生活,可爱的姥爷又增加了择业和择偶等方面应注意的事项。父亲的身体已不允许他走出家门了,活动空间也只限在居住的房间,和外界很少打交道,他怕给孩子们写的信不合时宜,就让我常常借书刊给他看。每次周末回家,我进家门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爸,又给你借新书来啦”,这时,他无论在干什么,都会迎上来连声说“好,好”。用颤微微的手接过书,戴上老花镜,乐滋滋地到书桌前看书去了。有时怕他累着,想让他少写点,偶尔回家时不带书刊,他的表情就会显得有点落寞。母亲说,他愿意看就看,愿意写就写吧,只要写信,他就有精神,不然就坐在沙发上打瞌睡。我听后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。
    我们的父辈们,把自己最好的时光和年华都献给了自己从事的工作、家庭和孩子们,就像度过了湍急中游的河流,已到了快入海的宽阔的下游,平静而缓慢了,孩子们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,就是他们生活的力量。他们是老了,举止有时也看似有些幼稚,但他们不希望成为后辈们的累赘,还能给后辈们帮上忙,得到后辈们的认可,他们就快乐。近日,网上的一个《你养我长大,我陪你变老》的小视频传得火热,里面有段话我感触很深:“作为子女要善于看穿父母的坚强,不要等到来不及了,也不要等到没有机会了。像所有的父母都不愿缺席自己孩子的成长,我们也不应缺席他们的衰老”。
    写到这里,我想抓紧给女儿打个电话,让她赶在重阳节给姥爷回封信,因为姥爷给刚上研的外孙女又写了一封“姥爷文摘”,交到了我的手上……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