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年

    新年的脚步已经悄悄来临,过年的气氛愈来愈浓,大街小巷的年货,超市的吉祥物、中国结,时时刻刻提醒着人们——年,到了。
    在一年又一年的轮回中,过年,已没有了儿时的强烈与迫切,那时候觉得一年是那么漫长,刚刚过了年就期待下一个年的到来。进入腊月,母亲告诉我们,在腊月里,不要乱说不吉利的话、不要摔盆打碗、初一早晨起床后不要打喷嚏、太阳没出来之前不要扫床扫地……过了腊八,家家户户便开始有条不紊地置办年货,最繁重的任务就是推碾子推磨。每逢过年,推碾的人都得排队,坚硬沉重的石碾石磨白天黑夜不停地旋转着。乡亲们的生活虽然比较艰苦,但家家都要想说办法蒸上一些白面馒头、玉米面团子。小年前后,家家户户挑一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清扫房屋,把屋里的棉被和零碎的东西全搬到院子里,将笤帚绑在竹竿顶端,一遍遍地打扫墙壁和房顶,扫去沉积一年的灰尘,挂上年画、贴上窗花,一番装点过后,老土屋便满堂生辉。
    进了腊月门,大人孩子没有闲着的。父亲和母亲开始琢磨着自家养的猪有多重,请人杀猪,自家留多少,给杀猪的多少,剩余的卖多少,卖的钱还要买哪些年货。父亲忙着宰鸡杀鸭,母亲忙着蒸发馍馍、炖肉炖鸡,阵阵香味从厨房里飘出来,弥漫在小院里,年的气味就更浓了。
    到了大年三十这一天,一大早起床,首先把院落里里外外彻底打扫一遍,把水缸担满水,再给猪羊鸡狗填上足足的食料,人过年,动物也跟着享乐。整个村庄被渲染得红红火火、焕然一新。除夕之夜,与家人一起吃团圆饭,只有这顿饭才叫年夜饭。三十晚上是不许串门的,辛苦一年的庄户人家,这一晚过得最开心、最踏实。全家围坐在暖烘烘的火炉边,嗑着花生瓜子,盘算这一年的收入与支出,说着贴心话,相互结伴熬年夜。屋外欢庆的鞭炮声响彻夜空,星星点点的亮光在村子各个角落里闪烁。
    大年初一,在老家人眼里才算年真正到了。天还没亮,吉祥的鞭炮就唤醒了沉寂的村庄,各家早早地打开大门,接受一波波拜年的人流。亲人邻里登门给长辈们拜年、磕头,真诚地祝福温暖了亲人的心窝,增进了邻里之间的情谊。
    自从离开老家在城里生活,过年时少了那些古老的习俗、繁琐的礼节。品尝着一年比一年丰盛的年夜饭,总也吃不出当年粗茶淡饭的香味,更感受不到当年热闹的气氛。但过年之于我,是怀念家乡,怀念亲人,似乎总是在这团聚的日子里更加清晰地浮现在眼前,镶嵌在心里。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